無良醫生索賄受賄新機制

  這個案例的內容,我原想讓它們生生世世地爛在我的肚子里,永不見天日。為什么這樣想呢?一是中國社會存在的問題實在太多了,再怎么揭露和詬病也是白費唇舌。二是怕我揭露出來的“無良醫生獨創的索賄受賄新機制”,不但沒有得到查處和遏制,反而為其它醫院和醫生所效法,為害更廣、更烈。基于這兩點想法,我猶豫了很久…但今天我還是想說出來----

  春節前,我一個朋友因為肛周濃腫,住進了某市中心醫院肛腸科,經診斷,需要做手術。從醫學常識來講,這是一個很簡單的小手術。手術進行了十幾分鐘,之后朋友在醫院里住了六天就出院了。手術后的六天主要是觀察和消炎。包括手術費、治療費、護理費、藥費在內,總共花費3000多元,即平均每天花費500多元。當然,這還不包括主刀醫生索去的500元紅包。

  這個醫院的醫生收受紅包,已經是一個由來已久的公開的秘密。兩年前醫院新班子上臺后,進行了大張旗鼓的整治。當然,主要是宣傳 造勢上的大張旗鼓,如開展“告別紅包”活動,全體領導、醫生、護士在院門口列隊,舉手宣誓,然后在一條幾十米長的布幅上簽字,就象“珍惜生命,遠離毒品”一樣遠離紅包,然后是各大新聞媒體大張旗鼓地進行報道,醫院紀檢監察部門也出臺了一系列措施,并在媒體上公開舉報電話…

  事過境遷,我朋友的500元紅包是怎么被收受的呢?據說是主刀醫生在動刀之前一天對他和他的家屬進行了例行的“術前談話”。術前談話的時機和地點,是由主刀醫生掌握和選定的,時機一般是在手術迫近的前夕,地點是在一間單獨的辦公室,至少是在辦公室里沒有其它醫生和護士在場的空檔之間。在這里和顏悅色的醫生和病容滿面的患者(當然也可有一名家屬在場)進行了首次“面對面”。這不是一次平等的交流。此時此刻,主刀醫生要扮演心理咨詢醫生的角色,引導病人對病情要有充分的、正確的認識,要積極配合醫生的治療。醫生決不會說這是一個“簡單的小手術”,他會暗示這次手術難度相當之大,手術成功與否,關鍵在于病人的“配合”…在此過程中,朋友的妻子不失時機地遞上了500元的紅包,醫生也沒什么客氣,順手裝進了白大褂里----情勢緊迫,隨時都可能有其它醫生護士或找醫生護士的患者撞門進來,所以不容推辭和過多的謙虛。術前談話很快就結束了。

  遞上紅包,是整個“術前談話”的點睛之處,既是高潮也是尾聲。朋友的妻子說,其實他們一直在揣摸著如何將這紅包送出去,又怕人多眼雜,護士、麻醉師和手術室其它人員難以一一打發,導致分配不均,產生矛盾,又怕醫生不肯受(不是已經告別紅包了嗎!),送出去自討沒趣。術前談話為紅包的歸宿提供了機會。

  問問朋友同病室的兩位病友,告知也分別接受了“術前談話”,送出的紅包300至800元不等。500元是一個雙方都能接受和公認的數額。病友們還互相拿術前談話過程中的細節進行打趣。從他們的敘述來看,“術前談話”的內容大同小異,時間可長可短,并無實質意義。如果經點撥,仍然冥頑不化,時間可能長點,醫生的心理咨詢可能更深入點,如果心有靈犀,一點就通,時間會很短。所以術前談話的其全部實質意義就在于送出和收受紅包。

  君為刀俎,我為魚肉。相對來說,進入醫院住院的患者代表著一種弱勢,他們不但要忍受肉體的痛苦,更要接受精神的敲詐和財富的洗劫。在白大褂晃動的幽靈中,我總是看到一個又一個懷揣尖刀的敲詐勒索和搶劫犯……


[返回目錄]

  
26选5好彩26玩法